欧美同学会第八届理事会2024年第一次会长会扩大会议在北京举行 具体是什么情况呢

导读【欧美同学会第八届理事会2024年第一次会长会扩大会议在北京举行】!!!“80后”赵孝已任陕西商洛市委副书记...

【欧美同学会第八届理事会2024年第一次会长会扩大会议在北京举行】!!!今天受到全网的关注度非常高,那么具体的是什么情况呢,下面大家可以一起来看看具体都是怎么回事吧!

欧美同学会第八届理事会2024年第一次会长会扩大会议在北京举行

欧美同学会第八届理事会2024年第一次会长会扩大会议在北京举行

眼下是春运返程高峰,上海几大交通枢纽正面临大客流的考验。记者在12345市民服务热线看到,通过上海火车站和上海南站来沪时,大量客流出了火车站涌入地铁后被堵塞在了安检口,换乘地铁效率低、安检口排队时间太长是乘客们投诉的焦点。究其原因,是上述两个火车站区域尚未实现火车与地铁“安检互认”,或目前只能与个别地铁线路安检互认。尽管乘客们登上火车时已经历过安检,但乘坐地铁却仍需要再次一一安检。这种“重复安检”,影响了效率。

2月18日,市民康女士从北京返沪。中午12时许,她乘坐火车抵达上海火车站,从西北出站口出站再换乘地铁3号线即可返回家中。当她抵达地铁入口时,眼前的一幕令她吃惊:铁栏杆围起来的“L”形区域里挤满了等待安检进入地铁站的人,粗略估算有数百人之多,已经看不出队伍的模样。不断有乘客涌入人群,有些乘客则努力从人群的右侧往前挤欧美同学会第八届理事会2024年第一次会长会扩大会议在北京举行,现场一片乱糟糟。她算了下时间,挪到前面过完安检足足花了10余分钟。

2月19日傍晚,记者前往上海火车站现场体验。上海火车站北侧目前仅有一个出口,即西北出站口,出站后通过一条漫长的东西向地下通道,与地铁三四号线上海火车站站相连。下午6时前后,一批火车班次连续抵达,西北出站口持续有乘客密集出站。他们中绝大多数都是去换乘地铁的,记者跟着人群前往地铁站入口处,即康女士所说的“L”形区域。这片区域不小,安检口留出的区域不仅宽阔,长也足足有二三十米,“L”形中拐过去的区域虽然小一点,但也连着地下换乘通道,留足了排队的空间。

乘客涌入的速度远远超过安检的通过速度。下午6时03分,地铁安检入口处乘客开始积压。队伍越排越长,仅是一两分钟,两三个人一排的人流就已排到了“L”形通道的末端,但此时还能看得出队伍的模样。随着人越来越多,高音喇叭响起,提醒“双肩包可直接进站”“手上没有提行李箱的乘客从右侧往前”。队伍开始乱了,人群一窝蜂往前挤,塞满了通道内的空隙,安检仪器前大包小包叠在一起……直至6时20分,这一波客流才算消化完。

在上海南站,1号线和15号线的4号出入口正位于东北出站口的一旁,这个出入口承受了最大的人流压力。尽管配置了两台安检仪器,但仍难以应付人流的集中涌入。20日上午近10时30分,随着列车抵达,大量换乘乘客从上海南站的东北和西北两个出口涌来,进入地铁4号出入口。一小段台阶下方,等候安检的通道内很快人满为患。一名现场执勤的工作人员眼疾手快拉上了伸缩铁围栏堵住入口,要求后面过来的换乘乘客从一旁的通道内绕至地铁站5号出入口进站。记者随着人流分流过去,5号口前也很快排起二三十米长的队伍。后方的乘客再次被要求绕行至地铁站6号出入口欧美同学会第八届理事会2024年第一次会长会扩大会议在北京举行,6号出入口安检处位于一处大厅内,只见安检机器前方,队伍足足排了有四五十米长……

出了火车站换乘地铁,是不少来沪人员感受上海的第一个场景。提着大包小包要忍受乱哄哄的队伍和长时间的等待,给他们带来了不愉快的体验。尤其是对那些携带较多行李或者老幼孕等特殊乘客而言,更让其备受煎熬。不少乘客在投诉中还指出:“人员短时间过于聚集欧美同学会第八届理事会2024年第一次会长会扩大会议在北京举行,极易出现安全隐患”“只检行李箱,背包不检,安检的有效性也值得怀疑”。

虹桥火车站尽管长年处于大客流的状态,但这样的场景并不会出现,原因是从2019年11月1日起,虹桥站区域就已实现“乘客下高铁进地铁免安检”。而之所以能实现免安检,一方面是地铁对于铁路安检的认可;另一方面是虹桥火车站将安检区域调整至虹桥火车站地下一层通道南北两侧,从而实现了安检区域的封闭化,除了乘车时已经安检过的旅客外,其他人员进入该区域也由铁路先行进行“一体化安检”。

与此同时,2019年申通地铁在一份针对人大代表建议的答复中回应,其他几个交通枢纽中,除了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去年推动恢复开放的上海火车站南侧出口连接轨道交通1号线的直联通道有条件可免去重复安检直接换乘外,其他区域无法满足“铁路与地铁之间必须要形成专用且封闭的联络通道”这个条件,“硬件上无法实施安检一体化措施”。

果真如此吗?以上海火车站北侧换乘地铁三四号线为例:上海火车站北广场曾于2009年底进行过改造,如今的地下换乘通道正是当时建造的。据了解,当时改造时,铁路方曾考虑过与地铁换乘的直联问题,预留了可实现与地铁无缝换乘的“东北出口”。但直至目前,旅客们从上海火车站北侧出站时,东北出站口前只能看到一堵防火板筑成的白墙。记者多方了解得知,这条预留的“专用且封闭的联络通道”之所以未启用,原因在于地铁方认为条件不具备。

即便如此,能否在返程客流高峰时采取一些临时措施?乘客吕先生就建议,火车站西北出口前往地铁的换乘通道内,也可以用栅栏隔出一条路出来,在返程高峰客流集中时作为临时联络通道。记者现场观察发现,目前火车站北广场的地下换乘通道相对封闭,但由于该通道还连接着地铁的8号出入口,如果能妥善解决从8号口进站乘客的单独安检,乘客的建议还是有一定可行性的。

乘客们希望,上述“补短板”工作的步伐还应更快一些。另一方面,采访中,不少乘客还表示,“减少重复安检”背后的公共服务水平便捷化思维还应举一反三,不仅仅应该体现在交通枢纽快捷换乘通道的“打补丁”上,还应该体现在地铁安检效率的整体提升上。只有这样,在浦东、虹桥机场等没有条件推行不安检直接换乘的区域,才能更大程度提升城市运行效率。

今年上海两会期间,市人大代表朱柯丁就曾指出,上海地铁存在安全检查时间长、乘客进站速度慢、高峰时段客流拥堵严重等问题,与地铁高效便捷的特点相冲突。他建议有条件进行改造的地铁站,应规划完善安检通道,划分“有箱包”和“无箱包”区域,提升安检效率。同时,应加快推进公共交通安检点信息交互集合平台建设,同时引进人脸自动识别功能实现旅客一证通关、自助验证,并与航空系统、火车系统和公安系统联网,实现国铁与地铁安检互信互联互通,避免乘客在不同交通站之间重复安检。

以上就是关于【欧美同学会第八届理事会2024年第一次会长会扩大会议在北京举行】的相关消息了,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免责声明:本文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